[珈蓝神殿]《天谕》暗刀

  许千逢是西州落日堡的堡主,但是在前几天他却被人杀了。

  是被红衣书生一招斩青云砍成两段。

  许千逢的武功虽然不是大陆上最强的人,但也不是最弱的,要想杀他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能将他砍成两段更是难上加难。

  在大陆上没有人听过红衣书生这个名字,但是,自从他杀了许千逢之后就没有人不认得他。

  红衣书生是个长的很俊俏的人,如果你忽视他身后的三把杀人刀,你会认为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。但他爱穿红衣,又无人知晓他真正的名字故而被大陆其他人称为红衣书生

  他是个干净的人,他的衣服从来没有穿过两天的。

  自落日堡一战此之后没有人敢怀疑他的武功,也有不少人来挑战他,但是都死在了他的刀下。

 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玉虚派的夺命剑客燕漪。

  燕漪并没有死,虽然他也败在红衣书生的刀下,但是红衣书生也没有杀得了他。

  当燕漪看见红衣书生拔刀的时候,他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了,所以在红衣书生还没有出手的时候他就跑了,但是红衣书生的刀气还是伤到了他。

  “秋雨。”

  没有人答应。

  “秋雨。”

  还是没有人答应。

  这个波澜似水的女人的声音又叫了第三遍:“秋雨”。

  秋雨当然已经不再这里了。

  女人很漂亮,无论是谁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人都是一种荣幸。她叫喜儿,她就是秋雨的妻子。

  秋雨无疑也是生活在幸福中的人。他不但家财万贯,而且有美人相伴,这无论对谁来说都是胜似神仙的生活。但是秋雨不稀罕。

  秋雨姓秋,他就叫秋雨。

  秋雨就是擎天崖的崖主。

  他想要的不是金钱美人,而是胜利。

 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无论是谁么都没有胜利的诱惑大。对于他现在来说,能将红衣书生砍成两段就是胜利。

  喜儿的心慌了,因为她知道秋雨是找红衣书生挑战去了,她也知道以现在秋雨的实力绝对不是红衣书生的对手。

  但是秋雨已经走了。

  红衣书生是个爱干净的人,但是现在他已经有三天没有换衣服,没有洗脸了,因为在这三天来一直都有人在向他挑战,只要他闭一下眼睛,他就得死。

  红衣书生已经和这群大陆上的无名小卒打了三天三夜,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疲倦的意思,反而越战越勇。

  一个身穿白蓝华服,头带玉冠的少年一直在看着,现在他拍手叫好,说道:“红衣书生果然很厉害。”

  剩下对付红衣书生的二十一个人都停了手,红衣书生也停了手。

  红衣书生道:“我在这打了三天三夜,你却在那里看了三天三夜。”

  “我正在给你数人。”身穿黄衣的少年道:“你第一天杀了三十一个人,第二天杀了四十一个人,第三天你杀了五十五个人。”

  “你准备亲自出手了?”

  “是”。

  秋雨的剑,红衣书生的刀。

  刀已砍出,剑已出鞘。

  秋雨的穿云已经融汇了他所学的一切,毫无破绽的一剑已经向红衣书生刺出。

  秋雨对自己所学的穿云自然是很有信心,他已经不知道找多少人试过他的穿云,但是没有人能躲过他这致命的一击。

  这一剑真的可以说是毫无破绽,但是,这毫无破绽的剑法却被红衣书生破解了。

  气势,自信,速度,实力,这都是秋雨胜利的因素,但是这一切胜利的因素在红衣书生出刀时就都没有了。

  红衣书生的刀,只有一个字“快”。秋雨下面所有的变化都没有使出来,他的剑就已经被红衣书生砍落。

  秋雨可以想象的到红衣书生的刀刺进自己的胸膛,或是一下子将自己的头颅砍下的情形。秋雨也杀过人,杀人的情形他也是看见过的。他知道杀别人时是什么感觉,却不知道被别人杀是什么感觉。

  秋雨并没有死,就在秋雨战败的时候他的妻子喜儿已经挡在了他的前面。

  “你能不能放了他?”喜儿向红衣书生求道。

  秋雨道:“你不要求他。”

  红衣书生道:“你输得不服?”

  秋雨道:“你的刀太快至少在三年之内我胜不了你。”

  红衣书生道:“那你还有什么不领情的?”

  秋雨道:“败了就只有死,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喜儿道:“我求你放了他,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。”

  红衣书生道:“交出噬魂疯魔斩的秘籍,我便放了他。”

  噬魂疯魔斩本是一本上古流传下来的绝技,喜儿的师傅在次出游中找到了这本绝技,喜儿也不知红衣书生为何知道她又这本书,眼下若交不出便是夫死的下场……

  喜儿道:“好。”

  文章未完待续……

  BY:排骨

  稿件由珈蓝神殿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