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西楚霸王》重演破釜沉舟后的哀兵必胜

  点击进入论坛原贴查看详情

  古战场战争前的号角声就像一股猛烈的旋风,刮过大营,也驱走了楚军乱兵心胸中的狂暴,正在狂奔、啸叫、嚎哭、傻笑乃至乱砍乱杀的楚军乱兵便纷纷安静了下来,原本呆滞的眼神也逐渐变得清明起来。

  号角声持续了大约半刻钟,楚军乱兵终于完全恢复了秩序。

  说起来也真幸运,这场炸营并没有演变到大规模火并的最后阶段,除了极少数乱兵,绝大部份楚军将士都还处在盲目啸叫、狂暴奔走的起始阶段,一旦有强有力的外部因素介入并且强行唤醒他们的意识,这场刚刚开始酝酿的炸营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  不过,炸营的危险虽然已经暂时消除,可楚军所面临的危机却没有解除。

  项羽败死乌江的消息已经传遍全军,这一石破天惊的消息带给楚军将士的精神打击可以说是灾难性的,项庄如果不能妥善消除这个消息带给楚军的负面影响,那么这支军队就算是彻底垮了,既便躲过了今天,将来也还是要发生炸营事件的。

  可是,要消除这个消息带给楚军的负面影响,又谈何容易?

  给几个人做思想工作,使他们化悲愤为力量,这并不难,可要成功地激励好几千大头兵忘记悲伤、不再绝望,还要煽动他们矢志复仇,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尤其令人绝望的是,这些大头兵全都是大头不识几个的文盲,根本就不懂什么大道理!

  但是,楚国已经没有退路了,项庄也已经没有退路了,不管这事有多难,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了,正所谓,人死卵朝天,不死万万年,楚军能否由军心涣散、斗志消沉的溃兵来个华丽转身,变成一支矢志复仇、战心似铁的哀兵,那就要看项庄的本事了!

  深深地吸口气,项庄缓缓扬起了右手,雄浑苍凉的牛号声顿时便嘎然而止。

  下一刻,项庄手按剑柄一步步地踏上了辕门,整个大营顿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,所有人全都屏住了呼吸,只有项庄背后的熊皮大氅在朔风中飞扬翻卷,猎猎作响。

  辕门高不过丈许,台阶不过十余级,项庄却足足花了半盏茶的功夫才终于走完,直到踏出最后一级台阶,重重踏上辕门,项庄才缓缓转过身来,面对众人,五千多楚军见状,便不由自主地涌向辕门近前,将辕门里侧堵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项庄挥手制止涌动的兵潮,旋即拔出佩剑,声嘶力竭地怒吼道:“大王佩剑在此,见剑如见王,尔等还不跪下!?”

  “大王!”

  “大王!”

  “大王!”

  项庄一句“见剑如见王”顿时便勾起了楚军将士对于项羽的记忆,挤在前面的将校以及老兵便齐刷刷地单膝跪倒在地,三呼大王,后面刚入伍的壮丁虽然没听清,可看到前面的将校老兵纷纷跪倒,便也本能地跟着跪倒在地。

  项庄高举王剑,继续咆哮道:“以王剑相赠时,你们知道大王对我说什么了吗?”

  辕门下,五千楚军鸦雀无声,大营内,只有项庄声嘶力竭的咆哮声在激荡、回响。

  “大王跟我说,项庄,几千残部孤就交给你了,你一定要带着他们打回江东去,活着打回去,否则,孤就是死也不能瞑目!”

  “大王!”

  “大王!”

  “大王!”

  辕门下顿时响起了一片哀鸿声,不少楚军将士甚至嚎啕大哭起来。

  项庄心头却是一片冷然,要想激励这些大兵头,还得激发他们的求生欲望!

  “不错,大王是战死了,可他是为了救你们而死的!”项庄的咆哮仍在继续,“可是,看看你们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?你们刚才都干了些什么?唵!?一个个不是上窜下跳,就是鬼叫鬼叫,你们想干什么?想害死所有人,想让大王白死吗?”

  “居然还有人把剑刺向了自己人!你们对得起谁,对得起大王吗!?”

  许多将士顿时羞愧地低下了脑袋,尤其是桓楚、季布、钟离昧、萧公角、虞子期等楚军大将,再不敢直视项庄犀利的眼神。

  “我答应过大王,一定带着大家打回江东,活着打回去!可我告诉你们,我绝不可能带着一群熊包软蛋打回去。”项庄说此一顿,先深深地吸了口气,旋即用尽所有的力气仰天长嚎道,“告诉我,你们还是不是男人!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是!”

  “是!”

  先是少数亲兵大声应答,旋即数以百计的将校开始应和,到最后,所有五千余名楚军将士全都歇斯底里地怒吼起来,一个个全都脸红脖子粗的,用尽全身的力气仰天咆哮,巨大的声浪直冲云霄,远近十里都清晰可闻。

  人的情绪是可以感染的,项庄的情绪感染了亲兵将校,亲兵将校的情绪又感染了所有的老兵,老兵的情绪又感到了所有的新兵,到最后,所有的楚军将士都被项庄所感染了,一个个全都跟着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。

  “再告诉我……”项庄奋力挥舞拳头,再次怒吼,“想不想活命!?”

  “活命!”

  “活命!”

  “活命!”

  五千将士再次山呼响应,声势震天!

  项庄再次扬起手中的王剑,五千将士的山呼顿时便嘎然而止。

  “很好!”项庄依然高举王剑,厉声大吼道,“都听好了,大王是战死了,可我项庄还活着!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;项虽一丁,大楚必兴!只要有我项庄在,大楚的天就塌不下来!终有一天,我项庄会带着你们打回江东去!”

  “打回江东去!”

  “打回江东去!”

  “打回江东去!”

  五千将士第三次山呼响应,神情如狂!

  望着辕门下怒发欲狂的五千多将士,项庄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  项羽败死对楚军所带来的毁灭性的影响终于被消除了,尽管短时间内楚军将士还不可能从项羽阵亡的阴影中走出来,但是至少,他们已经不会因此而绝望了,更重要的是,项庄已经完全激发了他们求生的欲望,活下去,一定要活着打回江东去!

  五千将士山呼海啸般的怒吼声中,武涉却匆匆登上了辕门,俯着项庄耳朵说道:“上将军,刚刚斥候来报,汉军五千前锋已经进至寿春以东十里了!”

  项庄闻言顿时心头一凛,汉军来得好快,比预想的还要快!

  旋即项庄嘴角又绽起了一丝狰狞的杀机,汉军来得正好!正所谓哀兵必胜,他这边才刚刚煽动起五千楚军复仇的怒火,那边汉军就巴巴地杀到寿春城外了,而且只是五千前锋,而不是主力大军,这可不就是来给楚军试刀的吗?

  五千楚军战心似铁,此时不战,更待何时?

  当下项庄再次扬起王剑,五千楚军的咆哮声顿时犹如刀切般嘎然而止。

  项庄缓缓斜转王剑,剑锋遥指东方,满脸狰狞地咆哮道:“斥候回报,五千汉军已经打到了寿春城外,告诉我,怎么办?”

  “杀光他们,一个不留!”

  “打垮汉军,替大王报仇!”

  “杀出一条血路,打回江东去!”

  辕门下,五千楚军再次山呼海啸般怒吼起来,神情激动之下,一个个全都擎起了手中的矛戈剑戟盾,霎那之间,无数兵器在空中连续撞击,咣咣之声不绝于耳,那一片连绵不绝的铿锵之声,几欲震碎所有人的耳膜!

  项庄再以手中王剑往前虚虚一压,五千楚军顿时便如决了堤的洪水,漫过敞开的辕门冲出了楚军大营,又嗷嗷叫嚣着漫过长街,浩浩荡荡地杀出了寿春东门,今后会怎么样先不去说它,至少这一刻,五千楚军已经完全恢复了斗志!

  项庄大步走下辕门时,高初早已经牵来了全副披挂的乌骓马。

  项庄翻身跨上乌骓马,又从秦姬手中接过头盔重重戴在头上,最后又从荆迁手中接过足有五六十斤重的大铁戟,正欲催马出城时,武涉却两步抢上前来,又死死地拉住了乌骓马的缰绳,疾声劝道:“上将军,汉军骁锐,我军断然不敌,千万不可意气用事哪!”

  项庄凛凛一笑,喝道:“此战,不是汉军死,便是我楚军亡,舍此再无他途,起开!”

  武涉闻言凛然,只得缩手退开两步,项庄再不理会武涉,脚下轻轻一催,乌骓马顿时便已经昂首长嘶一声,旋即甩开四蹄冲出了大营。

  朔风烈烈,残阳似血,一骑如飞,绝尘而去!

  越过寿春城廓,东方漫无边际的地平线上,滚滚烟尘渐扬渐起,汉将樊哙,已经带着五千精兵,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寿春碾压了过来。

  稿件由众神之域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