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誉战]《西楚霸王》浪淘尽,楚汉伤心人物

  点击进入论坛原贴查看详情

  秦末楚汉这段历史,真的令人很伤心。

  在这个新旧时代交替的阵痛中、在这个布满了荆棘的历史转弯处,古老的英雄与先驱们于黑暗中摸索着道路前行,经过他们不懈的尝试和努力,总算为历史寻到了一条还算平坦的通途。然而在其过程中,无数人为之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此代价之惨恸,甚至让最后的成功者以及劫后余生的人们没有半点胜利的喜悦,面对满目苍夷的河山,面对残破不堪的家园,面对北方日益强大的游牧民族,他们满心沉重,他们难忍伤怀,他们哭泣着掩埋好战友与对手的尸体,歌着大风怆涕前行,天下强汉便是在这一片悲壮的气氛中热泪凝就。

  我们且看:

  自公元前210至公元前195短短十五年间,中华民族就接连历经了秦末暴政、人民起义、楚汉内战、匈奴入侵、异姓王叛乱等数次兵燹摧残,以至楚歌失声,河山失色,英雄泪干,生民血尽。当时天下第一大都咸阳,被诸侯联军屠烧,大火三月不灭;第二大都邯郸,被秦军夷为平地;第三大都颍川,以及武关、六邑、城父等中小城邑,也遭汉军屠戮;其他襄城、城阳,以及三齐城郭,亦多为楚军所残灭;再加大天灾大饥荒,导致的物价暴涨通货膨胀,市场上米一石贵至一万钱,马一匹贵至一百金,连汉朝皇帝也凑不齐四匹毛色一样的马做车骑,宰相将军出门只能坐牛车,民间更是人相残食,饿殍遍野,丈夫从军旅,老弱转粮饷,人命如蝼蚁,白骨做柴薪,整个天下如同地狱一般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秦朝末年天下还有2000多万人口,到汉初,原来的万户大邑只剩下两三千户,消灭了原来人口的70%,几至亡族灭种!

  战国时期,一个小小赵国就能挡住匈奴的铁骑。秦朝初期,蒙恬三十万秦军也能让匈奴远遁大漠,不敢南下而牧马。到了汉初,高祖刘邦举全国之力攻打匈奴,竟有白登之败,这不仅是汉朝的耻辱,更是中国的耻辱,是千年国耻!

  秦末楚汉这段历史,真的令人很伤心。

  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,于是千年之后,小生我与张可久灵犀相通,读书人一齐长叹,同叹一曲英雄悲歌,同叹一声伤心楚汉。

  我们且看:

  千古一帝秦始皇,为了他的伟大帝国殚精竭虑,每日批阅奏章,竹简多达一百二十余斤,阅读达不到这个定额,完不成规定的工作量,绝不休息。然而秦皇嬴政劳则劳矣,可惜步子走的太快,他筑长城,修直道,伐匈奴,征百越,搞得百姓苦不堪言,于是纷纷起义,以至大秦二世而亡,自己也落得个累死沙丘,尸身腐臭的伤心结局。

  氓隶之子陈胜吴广,少有鸿鹄之志,敢为天下之先,于是身披坚执锐,以八百戍卒首发难,伐无道,诛暴秦,可惜后继无力,其兴也勃,其亡也忽,以至众叛亲离,见杀于部将之手。他们用毕生的悲剧为新时代铺平了前进的路途,同时也用满腔的热血实现了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”这句充满了危险与诱惑的政治宣言。草根贵族,正是自此而始。

  大秦少府章邯,身为一介文官,却在帝国风雨飘摇之际挺身而出,挑起重任,率七十万骊山役徒横扫天下,杀王灭国,威震诸侯,几乎力挽狂澜于既倒,最后却遭奸臣赵高陷害,被迫投降项羽,为秦人所唾弃,以至英雄气短,兵败自杀。

  还有魏咎、魏豹、赵歇、韩成、田荣、田横、芈心等六国之后,他们趁势而起,志在恢复故国,然而故国难兴,天下势在一统,他们注定无法阻挡新时代的车轮滚滚,最终或为秦所灭、或为楚所灭、或为汉所灭,身死国破,为历史所抛弃。

  另外还有彭越、英布、臧荼等草莽英雄,其人虽故贱,然已席卷千里,南面称孤,喋血乘胜日有闻矣。最后也身被刑戮,或为烹杀,或遭囚死,成为政治祭坛的牺牲品。

  此外还有汉高祖刘邦,其以布衣提三尺剑而得天下,威加海内唯我独尊,貌似风光无限而又厚黑无比,其实他身上征战半生的伤痕累累,他内心隐秘的痛楚和纠结,他做为帝王的孤独、无奈与悲凉,又有几人能够真正了解。

  我只能说,他们生在了一个最悲惨的时代,经历了一段最苦难的历史,洒下了一把最伤心的泪水。

  不过,这些人悲则悲矣,伤则伤矣,但还有两个人的命运,更加令人扼腕。

  那就是项羽、韩信,这两位绝对可以排在中国名将前五之列的军事天才。他们战必胜、攻必克,凌险必夷,摧坚则脆,一个是古今圣于勇将,一个是古今圣于智将。以二人之智勇,本可以强兵兴我中华,却因其自身性格原因而无法立足于乱世,最终只能悲壮的自我毁灭。

  如果他们不要太孤傲,如果他们不要太冲动,如果他们能多一点点政治智慧,楚汉怎会相争,河山岂能残破,匈奴何敢嚣张,历史又何必伤心。

  然而,他们虽是败寇非为成王,但败寇未必不是英雄。其实有时候败寇反而更加令人崇敬。至少他们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与人生理想曾经努力过、奋斗过,最后即便失败了,也可配称英雄二字。我们千万不要以成败论英雄,千万千万。

  明人李贽尝言:“英雄之生,原非无故而生;则其死也,又岂容无故而死乎?其生也有由,则其死也必有所为。”失败的英雄,是历史的先驱,是悲壮的行者,他们捣毁旧世界,开创新世界,再被新世界所毁灭,他们失败了,他们被其所努力之事业抛弃在外,但他们却因此更加突显了自己的人格价值,宋儒陆象山尝言:“人不可依草附木。”失败英雄,正因其无事业可依附,而更见出色。

  我们且看:

  失败英雄项羽,催灭暴秦,无敌天下,鏖战五年,终难忍儿女情长,乃羞面父老,不过江东,徒将自己最后的一脉骨血,随乌江汩汩漂流而去,只留下长歌当哭,楚声袅袅。

  失败英雄韩信,早年生活困苦,几至饥贫而死。将军乃辱身污节,避世用晦,志在鹊起豹变,食全楚之租,故受馈于漂母。抱王霸之大略,蓄英雄之壮图,志吞六合,气盖万夫,故忍耻胯下。至秦失其鹿,天下角逐,乃投楚奔汉,虏魏降燕,平齐下赵,横扫河北,擒项平难,助刘氏一统河山,功高盖世,却惨遭妇人戕害,一腔怒愤,万种低回,地厚天高,托身无所,惊动悲慨,千载下如昨日之事也。

  壮哉项韩,千古名将;审美人格,光耀千秋。这便是失败英雄的力量,伤心刻骨,却排山倒海。

  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伤心人物。

  历史造就了英雄,也消灭了自己造就的英雄。历史就是一本浸透了无数人血泪的伤心史。历史是多么的奇妙,又是多么的残酷。它让人类在悲欢离合中辗转沉浮,在荣辱兴衰中蹒跚前进……弘一法师在圆寂前的瞬间,留下“悲喜交集”四个字,可谓是参透了历史与人生的真谛。

  悲喜交集的历史,真的令人很伤心。

  稿件由誉战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