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众神之域]楚汉经典单挑,项庄VS樊哙

  点击进入论坛原贴查看详情

  项庄头顶玄铁盔,跨骑乌骓马,手执大铁戟,背后熊皮大氅迎风猎猎,犹如一尊来自天界的战神,只是纵马在阵前飞奔了两个来回,再以手中铁戟往前虚虚一引,五千楚军顿时便山呼海啸般欢呼起来。

  勒马回头,五千汉军已经逼近到了千步以内。

  下一刻,汉军阵中也响起了绵绵不息的号角声,苍凉悠远的号角声中,两千汉军甲兵缓缓向前,列队完毕又将手中的大盾往地上重重一顿,扎住了阵脚,旋即阵旗大开,数十骑越阵而出,当先一人,身披重甲,赫然就是樊哙。

  项庄微微扬起手中大铁戟,五千楚军的欢呼声顿时嘎然而止。

  项庄这才催动乌骓马缓缓上前,离汉军本阵还有一箭之遥时始才勒马止步,旋即厉声大喝道:“大楚上将军项庄在此,谁敢与我一战!?”

  “吼!”

  “吼!”

  “吼!”

  话音方落,五千楚军便纷纷以戟顿地,或者以剑击盾,大吼示威。

  对面阵中,樊哙霎时便蹙紧了眉头,项庄这小虾米,骑个乌骓马,拿个破铁戟,就真拿自个当项羽了?不过这样的小虾米可不值得老樊亲自出手,当下樊哙回顾身后诸将道:“谁敢出阵取了项庄狗头?”

  别部司马罗睺应声出列,厉声大喝道:“小将愿往!”

  说罢,不等樊哙答应便已经催马出阵,直奔项庄而来。

  在这个时代,武将参与大规模的混战时,肯定会选择步战,因为马战太消耗体力,不过武将之间进行单挑时,却大多选择马战,因为马战更具杀伤力,而且对于武将来说,短时间的马战并不会造成他们体力上的透支。

  看到有汉将出阵应战,项庄便微微扬起大铁戟,纵马相迎。

  凛冽朔风从耳畔呼啸而过,脚下的大地正如潮水般往后倒退,只片刻功夫,项庄及汉将罗睺便已经两马相交,项庄大吼一声,抡圆大铁戟便往汉将罗睺身上横扫而去,汉将罗睺不甘示弱,也抡圆了铁戟针锋相对地扫了过来。

  只听“锵”的一声炸响,汉将罗睺便猛然从马背上倒飞而起。

  汉军阵中顿时便响起了一片惊呼声,樊哙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,素以骁勇而著称的别部司马罗睺,交手仅一合便被项庄扫下了马背?这怎么可能!?项庄这小虾米,难不成是项羽附体了?否则怎么可能如此骁勇?

  楚军阵中则爆起了山崩地裂般的欢呼声。

  不管是生性率直的桓楚、季布,还是性格刚毅的钟离昧、萧公角,甚或是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虞子期都跟着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,荆迁、高初以及五百亲兵热血激荡之下,更是忘形地以拳头疯狂地捶击自己胸甲,状如野兽,嘭嘭作响。

  远处,寿春城头,虞姬正在秦渔的护卫下远远观战,目睹项庄如此神威,虞姬不可遏止地忆起了项羽的风采,大王啊大王,你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么?虞姬多想追随你于九泉之下呀,可是,虞姬又答应过你,一定要亲眼看到楚国复兴……

  两军阵前,项庄已经纵马追上落荒而逃的汉将罗睺,照着罗睺背心只一戟,罗睺仆地便倒、横尸当场,项庄又两戟砍下罗睺人头,然后以戟尖戳住再高高挑起空中,霎那之间,五千楚军便越发忘形地怒吼欢呼起来。

  “楚军威武!”项庄振臂怒吼。

  “上将军威武!”

  “上将军威武!”

  “上将军威武!”

  五千楚军山呼响应,士气空前高涨。

  项庄又把汉将罗睺的人头远远扔回汉军阵前,汉军顿时军心浮动,士气消沉。

  樊哙见状顿时怒火攻心,想当年在鸿门宴上,他连力能拔山的项羽都不曾放在眼里,又岂会惧怕项庄这只小虾米?当下樊哙便欲催马出阵,不过没等他出马,假司马高先、姜渭早已经双双催马出阵,舞戟直取项庄。

  “来得好!”项庄大喝一声,当即催马相迎。

  相距尚有百步之遥时,项庄忽然绰戟于马鞍之前,旋即于马背上挽弓搭箭,照着前方只一箭,正中汉将姜渭咽喉,姜渭应声坠马!汉将高先见状顿时猛吃一惊,料想自己一人断然不是项庄对手,当下勒转马头往斜刺里落荒而逃。

  项庄马快,催动乌骓马只片刻便追上了高先。

  只一戟,血光崩溅,汉将高先那颗大好头颅便已经飞上了半空。

  项庄再次勒马转身,又以滴血的大铁戟往前狠狠一引,五千楚军顿时便排山倒海般怒吼起来,不少楚军悍卒心情激荡之下,干脆撕开了身上战袍,露出了又浓又密的胸毛,然后一边使劲捶击自己胸膛,一边野兽般狂嚎咆哮,其形其状,简直疯狂到了极致!

  足足半盏茶功夫,项庄才微微扬起左手,五千楚军的咆哮欢呼声才逐渐息止。

  项庄催动乌骓马,再次上前数步,旋以大铁戟遥指汉军阵前的樊哙,直接搦战道:“樊哙,匹夫,可敢与我一战!?”

  “项庄小儿,找死!”樊哙自负武勇,连项羽都不怵,又怎么会把项庄放在眼里?先前没有应战,只是不屑出手罢了,现在见项庄只是斩了几个汉军小将便在阵前耀武扬威,哪里还按捺得住,当下飞马出阵,舞戟来战项庄。

  项庄的瞳孔霎时急剧收缩,心头更是一片寒凉。

  樊哙身为刘邦麾下头号猛将,其武力又岂是此前斩杀的几员汉将可比?鸿门宴上,连项羽都对樊哙忌惮三分,项庄又岂敢大意?

  凭心而论,项庄是真不想跟樊哙单挑!

  作为三军主帅,项庄更不应该有此匹夫之举!

  但是,项庄别无选择,今天他必须跟樊哙来一场单挑,他不仅要跟樊哙单挑,而且必须赢得这场单挑!只有赢得这场单挑,项庄才有可能取代项羽成为楚国新的神祗,只有赢得这场单挑,项庄才有机会取代项羽成为楚军新的精神支柱!

  一个国家,没有神祗是断然不行的!

  一支军队,没有精神支柱更是万万不行!

  所以,项庄必须取代项羽,他别无选择!

  霎那之间,项庄的眼神就已经变得前所未有的冷厉,樊哙如何?项羽又如何?我项庄横戟立马,试问天下,谁敢争锋!?

  “杀!”项庄轻催乌骓马,风卷残云般迎向了樊哙。

  电光石火之间,两马已经堪堪相接,项庄、樊哙手中的大铁戟在空中狠狠相撞,顿时绽起一声激越的铮鸣,旋即两马错身而过,项庄跨骑在马背上的身形岿然不动,而樊哙雄壮的身躯却明显晃了晃,险些从马背上滑落。

  在楚汉两军将士眼里,这第一回合的交锋,项庄明显占了上风。

  霎那之间,楚军将士便再次山呼海啸般欢呼起来,而汉军则越发士气低落。

  樊哙纵马飞奔出去足有百十步远,始才缓缓勒马回头,再举戟遥对项庄时,樊哙的眸子里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罕见的凝重。

  对面,项庄心头更是一片凛然!

  刚才那一下碰撞他看似占了上风,其实不然,两戟相交时,狂野的力量倒卷而回,项庄险些铁戟脱手,直到现在,他都依然感到双臂酸软,虎口发麻,显然,樊哙的膂力要比他强不少,若不是借助马镫之利,项庄只怕已经坠马落败了!

  但是,既便樊哙膂力远胜于他,今天也是必败无疑!

  因为项庄拥有马镫,人马合一,十成武力可以发挥到十二成,而樊哙却只能依靠双腿夹紧马腹,脚下无根,十成武力只能发挥出六成,此消彼长,高下立判,除非樊哙能够在第一个回合就将项庄斩落马下,否则,今天这场单挑他就已经输定了!

  “哈!”项庄再次催动乌骓马,迎向樊哙,樊哙又岂肯示弱?

  两人走马灯似地厮杀了五十多个回合,樊哙终于体力不支。

  项庄却是越战越勇,再次催马杀回,旋即暴吼一声,手中足有六十多斤重的大铁戟已经带着刺耳的破空声,狂野无匹地扫向了樊哙。

  樊哙体能透支,力不能举,只得横戟招架,只听得“锵”的一声炸响,樊哙强壮的身躯便已经从马背上往后倒飞而起。

  霎那之间,楚军阵中便震天价地欢呼起来。

  反观汉军,则纷纷面露惊惧之色,士气更是跌落到了谷底。

  不过樊哙终究是樊哙,虽然落马,却毫无惧色,手持短剑欲做困兽之斗,不过,项庄却根本不可能再给他任何机会了,借着战马冲锋的巨大惯性,项庄又是一戟斜挑,正中樊哙胸甲之上,樊哙胸甲尽碎,重逾三百斤(汉斤)的身躯也像风筝般飞了起来。

  一直飞出几十步远,樊哙的身体才重重坠地,这下却是受了致命伤了!

  两军阵前顿时变得死一般寂静,不管是神情亢奋到极点的楚军将士,还是士气低落到冰点的汉军将士,这一刻全都睁大了眼睛,全都屏住了呼吸,整个战场上,只有乌骓马沉重的呼噗声以及沉闷的马蹄声清晰可闻。

  樊哙的身体抽搐了两下,然后挣扎着坐了起来。

  项庄缓缓勒转马头绕到樊哙身后,然后翻身下马,左手执戟,右手持剑,剑戟双刃交叉置于樊哙左右颈间,旋即蓦然回头,无比嗜血的眼神已经死死锁住对面汉军,汉军阵中顿时响起了一片吸气声,五千楚军却怒发欲狂,一个个吼得嗓子都快哑了

  稿件由众神之域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