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圣龙奇兵大冒险》主角拾儿教孩子与善恶相处

  苍松翠柏、古镇亭台、武侠蹴鞠,在人间绝景与仁之内涵中品鉴正在热映的《圣龙奇兵大冒险》,把人性看透。这部大制作的动漫电影,拥有剑气书香侠骨柔情的画风,古香古色耐人寻味的古典,两位帝王七个孩子与若干位配角以绝杀蹴鞠打开仁道、武侠、奇幻、夺天下于一身的通天秘谍,以天真而正义的视觉看待生杀掠夺。片中亦正亦邪狼王与中庸之道仁宗的心理PK,娇宠可爱的红袖公主与身怀绝技的正义拾儿王子之少年友情,让孩子新鲜视角审善恶。

  少年的眼光纵观全局影响全局,《圣龙》的深沉取决于少年的天真无敌,善恶分明,恶就是恶,善便是善,那只是老传统的灌输,在《圣龙》中孩子们会客观视角感悟人生,提炼出矛盾而复杂的人性。该片描述两股势力中原逐鹿的十二年纠葛,故事小主人公拾儿带我们一起观善恶,我们会与他一样,初期认为心态平和的仁宗象征保疆卫土的善良势力,而气焰嚣张的狼王代表狼子野心的恶势力,看形势,狼王占恶的主角地位,他欲夺中原皇帝之凤凰古城,与群狼共舞,外表邪恶内心藏奸,价值面貌凶悍体态彪悍,人人都会被他强悍的气势震的大气都不敢出,一厢情愿认为他会是位恶叔叔。但看似十恶不赦的人有脆弱的人性闪光点,他的另一重身份是拾儿的生身父亲代理叔叔,却苦于某种原因不敢公开父亲的身份,不忍破坏孩子无忧无虑的童年,将他寄养在喷嚏老祖处,默默无闻地关怀,暗地扶持传授绝技,为匡扶大业,也为望子成龙。看到这一幕孩子会一遍遍否决自己内心对恶的看法,他一方面是恶叔叔,另一方面不可否认是一位好爸爸,特别是他在同仁宗蹴鞠较量战场上,仰首接飞柔,拼命护子,当挡箭牌血染衣衫,“倒戈”的儿子拾儿却不能接受他这个亲生父亲,拾儿在善与恶之间摇摆了,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小伙伴红袖的爸爸仁宗,一个残暴一个仁慈,孩子彷徨了,重新拷问内心关于恶从何而来从哪里去……众叛亲离的拾儿,游荡街头,被曾经的小伙伴排斥,被关爱过他的大人们误解,他的孤独,让他在善恶之间举棋不定……

  善恶原本不分家家,难辨亲疏,当你认为恶叔叔被打败过,风光不再,不会再侵我疆土,他却忽然卷土重来地证明他的存在。没有人天生好战,没有人天性嗜血,狼王的战争仅为给狼族们生存空间,开辟牧场求延续,仁宗也只是为百姓安居乐业,此刻我们不幸步入善恶循环圈,当你在大自然中看到一头猎豹正在追杀一只斑马,你去救下可怜的斑马猎豹就会活活饿死,你纵容猎豹那斑马就被咬死,无论救谁纵容谁,都等于变相杀害了另外的生灵,横竖一死!因此狼王争夺仁宗地盘的蹴鞠战役,在电影的下半场,变得杀戮中有柔情,狼王的眼泪与哀愁令观众心如刀割,不过我们小男主人公拾儿还是彻底倒戈了,他选择了帮助斗争中势力较弱的仁宗一方,撇下父亲,选择了他的蹴鞠友情团队——红袖公主、巨象、狂牛、大花面、九斤之阵容,天衣无缝的合作,人人绝技人人可爱人人执着,一举打倒大狼王,这也算一个故事的结局了,可是这个结局仅存暂时的欢乐,仁宗的子民可以重回故土,狼王的子民却哀嚎遍野。显然,拾儿看到了善与恶的边缘,他转身跑向他的父亲,正在一旁忧愁痛苦的大狼王,他溃不成军士气大弱永无翻身机会,拾儿困惑到尽头也带来了好消息,狼王被分封为节度使,能够来中原居住,用”割地“方式解决生存问题,用柔情的话语来解释,这绝非”卖国求荣“,此乃”大爱无疆“,电影用很浅显的方式讲述了深奥的道理,让孩子正视人生,学会与善恶相处。

  “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”“这个台阶真讨厌”等网络用语、闲言碎语,活泼地运用于故事情节,丰满情趣,最后一个镜头,狼王与仁宗插秧,狼王终于可以结束戎马生涯,学会中原人的生存模式,互融互惠,和谐!